题目:化石
作者:顾群业
材料:微型计算机主板、石膏、丙烯颜料、硫酸、陶土
尺寸:长54CM,宽28CM
类别:装置·观念
工艺:用石膏翻制出石头的纹理和外观,把计算机主板跟石膏粘在一起,修整一下外形,使其看起来很自然得连为一体。然后使用丙烯颜料绘制上石头的效果,用硫酸腐蚀局部表面,埋在土里,再挖掘出来,清理浮土,放到我们学校的博物馆里,与真正的文物摆在一起,拍摄照片,最后展示于我的个人主页,接受网友评论~承蒙《美术观察》主编吕品田先生厚爱,作品被刊载于2006-10《美术观察》总第133期上。2006年11月11日至11月25日,入选在清华大学举办的第二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

2006-10《美术观察》总第133期美术家/品评栏目

评论《化石》终将“化石”——观顾群业观念作品《化石》有感
作者:唐家路

  作为现代科技文明象征的电子计算机,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不断地进化和升级,并以其锐不可挡之势冲击着人类对现代文明的诠释。不但我们这些门外汉跟不上它变化的步伐,就连专业人士也慨叹技术发展的日新月异。科技发展的走向,似乎任何人都难以预测。电影《骇客帝国》就展示了一幅人类被虚拟世界所掌控、被自己所创造的文明所颠覆的可怕场景。
在博物馆里,当我们仰视恐龙化石的壮观并悲叹它们的命运时,感觉时空离我们是那么的遥远,而当突然面对顾群业的《化石》这件作品,看到代表现代科技的微型机算计主板被镶嵌在岩石之中,也变成了“化石”,我不禁从心底里生出另外一种感慨:原来历史并不遥远,沧海桑田,海枯石烂,时间之矢在宇宙间飞逝,我们所经历和掌控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文明的遗迹。这是对人类沉溺于现代文明的当头棒喝,它昭示了一切所谓“现代”的东西终将成为“过去”。现代科技乃至我们自身,终究化为历史的“化石”。正如苏轼在《赤壁赋》中的慨叹:“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我们常用昨天、今天、明天来归宿时间的序列,有一位历史学家却说:“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真正可以把握的只有今天。我们既无需为昨天的辉煌而骄傲,也不要为昨天的失误而沮丧,因为今天是昨天的延续与发展;我们既不要盲目幻想明天的辉煌,也不要无端地惧怕明天的灾难,因为明天是我们今天创造的结果。
每个时代都有其特有的艺术形态和样式,都会有一批应运而生的艺术家。他们以敏捷的才思和高超的艺术手法将当代精神镌刻在作品中。当今社会,科技革命席卷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资讯传媒与网络手段铺天盖地。当代艺术无论理念还是图式创造,快速更替着人类的价值观念和审美理想,并由此对社会生活、政治经济产生新一轮的影响。顾群业的《化石》,在价值观念和审美取向上,被深深地打上现代工业文明和信息网络文化的烙印,它在观念的阐释与材料的运用上,同所有艺术作品一样,经由富有创意的技术手段,将观念与材料物化为视觉样式,并叙说着其深刻的精神与内涵。技术的艺术锤炼和艺术的技术创新在当下和未来都将是一个令人关注的话题。
每一种艺术思潮都有自己的生命历程,经由艺术精英们努力探索和创造并逐步完善起来的艺术形式及其经典意义,尽管在当代和未来仍然拥有不容忽视的价值和继续发展的空间,但终将成为过去。对艺术创作者来讲,僵化地模仿前人无疑于自戕。人们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创新才是艺术发展的动力。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无论什么“新思潮”、“新艺术”,都将很快走进博物馆,并成为艺术史上的“化石”。

(唐家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教授、艺术学博士)


评论已关闭。